白木

【ES/零晃】献予不知名殿的观察日志(短篇完结)

给我家喵太太的生贺。某种程度上的量身定做,使用了一些两人瞎开的脑洞,自娱自乐的很开心ww
认识你是我的荣幸。别的不多说,愿以后也能一直为你写贺文w生日快乐♪

多视角和狗血展开出没。
OOC属于我,其他的属于他们。


献予不知名殿的观察日志

Part 1
执笔人:乙狩阿多尼斯
上午好。这里是乙狩阿多尼斯。我所在的地方是UNDEAD租用的临时训练室,目前只有我一个人。
我是在昨天晚上、从杏同学那里获得这本记录册的。虽然好不容易搞明白了她的用意,直白来说就是记录朔间前辈与……大神君的日常?说是为了某位大人物而准备的诞生日企划,但我的确不太理解这二者之间有何关联。
不过,听从任务的安排就好,保证服从性也是我从老家得到的珍贵心得之一。我们必须完美地执行每一条指令,从而提升团队狩猎的效率,否则大家都会有挨饿的风险。
……啊,不小心又扯远了,十分抱歉。我不太擅长日文书面语,如果叙述乏味或是有语法错误,希望能够得到【大人物】的谅解。
我会努力的。

说起朔间前辈,那是一位在各方面都相当优秀,足以领导我们UNDEAD的人,我一直十分尊敬他。不过,身为奇人之一的他的确拥有一些我不太理解的怪癖,譬如在棺材里睡觉,或者日夜颠倒的作息。每当这时候大神都会气的半死,连蓬松的头发都会炸起几根,很像是过去在老家那边遇到的被戏弄的野兽,让我感到十分怀念。
不过,当我因此向他表达感谢时,他却青着脸吼叫着“谁炸毛了啊!!”,不太乐意接受我的谢意的样子。
明明自称野兽的也是他自己才对……真是难懂的人。
比起笨拙的我来,朔间前辈则达到了另一个极端——他似乎十分了解大神,能够轻而易举地撩拨他的情绪,游刃有余同时片叶不沾。又或许是因为大神十分仰慕朔间前辈,虽然他常常将吸血鬼混蛋之类的不敬称呼挂在嘴上,但即使是我也能体会到他的口是心非。在朔间前辈拉响小提琴时,在他随意哼起即兴曲子时,在他站在高高舞台上、我们的中间时,我都能注意到大神瞪大的眼睛。好像树林里经年累月形成的琥珀一样,凝聚着某些我读不明白的情绪;又被明亮的聚光灯折射,显得熠熠闪光、极其夺目。
下个周末,我们UNDEAD需要参加一场校外演出的活动,这几天都在准备新曲的排练事宜。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,大神已经拖着有气无力的朔间前辈抵达了训练室,羽风前辈也(很不情愿地)在line群里说二十分钟内会赶到。
由于被交代了记录的任务,我总会忍不住往朔间前辈和大神的方向看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平日里觉得很正常的事情,现在总感觉笼上了一层让人不解的面纱。
……举例子的话,比如现在。
大神翘着腿坐在椅子上,手中捏着几张订在一起的A4纸,一边圈圈画画一边念念有词——据我所知,那应该是本次曲目的歌词,一如既往由大神撰写,他对于自己的作品永远那么精益求精。
这是十分常见的场景。不太常见的是,朔间前辈一反平日赖进棺材直到最后一刻的做派,而是站在大神背后,两只手按在他的肩头,微微弯下腰与他一起阅读歌词。或许是这个姿势比较费力,他几乎大半重量都倚靠在椅背和大神的身上,过长的卷发晃荡着,散开几缕垂到大神的脖颈间。为了看清歌词,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不时侧头与大神窃窃私语,或者握住他的手,就着他指间的圆珠笔在纸上圈点。
这么投入的朔间前辈真是十分难得,不愧是让人安心的队长。不过,大神倒是显得不那么满意。从我的角度只能观察到一截通红的耳廓,快要冒烟似的;声音也变得结结巴巴的,偶尔夹杂着“变态”“吸血鬼混蛋”这样的字眼。
真是的,好不容易前辈这么认真,大神也未免太严格了。我坐在角落,思索着是否应该上去提醒一下。还没得出什么结论,羽风前辈就推门进来,嚷嚷着外面突然大雨他被淋了个措手不及,一边甩了一地的水珠子。我去拿了干毛巾给他,回头一看朔间前辈与大神也已经分开了。
唔,那种微妙的氛围也消失了。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……除此之外,类似的事件也还有一些。不过杏同学说我不必记录太长,那么就到这里为止吧。


乙狩阿多尼斯



Part 2
执笔人:葵日向(红) 葵裕太(蓝)

——Hello,这里是2wink~独一无二的双子组合!两人即一体——
——抱歉,不好意思,我家大哥又添乱了。如他所说,我们是葵日向与葵裕太,刚刚接手这项特殊的任务。怎么说呢,感觉十分古怪,意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……?毕竟他们的关系也算有目共睹吧?朔间前辈也好,大神前辈也好,他们周围的大部分人也好,我想多多少少都能察觉到……
——你在说什么呢裕太~大神前辈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嘛!
——诶、咦?大神前辈他?难道不是一直仰慕着朔间前辈吗?
——是这样没错,嘴上那么强硬其实超~重视朔间前辈,上次轻音部练习的时候他的吉他演奏被朔间前辈表扬了,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都心情很好呢。
——是说上次那个嘛,我也记得。朔间前辈本来在睡觉来着,突然掀开棺材盖笑着说了一句“比那一次进步许多呢,一直在偷偷练习吗?”……然后大神前辈条件反射地吼着“谁偷偷练习啊!”,垂下头就脸红了。
——哇……
——说点有意义的话啊,大哥,单纯的语气词显得我们很不专业。
——呜哇,裕太君的抱怨也没什么意义嘛……好了好了,那么来谈谈刚才的话题吧~
——……所以说,大哥究竟想说些什么啊,完全不明白哦?
——就是说,其实两位前辈也没有百分之百地理解对方嘛。旁观的我们会觉得朔间前辈已经表达得非常明显,但是大神前辈可不会这么认为……说不定,还是以“魔王的狂犬”之类低人一等的称号自我定位呢。
——呜哇,真是羞耻的名字……!
——哈哈哈,随便一提,不必在意~说到底大神前辈只是一个【追随者】,再怎么拼命追逐靠近,攀登到常人无法抵达的巅峰,看不见的大气层永远横亘在他与那颗星辰之间……至少,大神前辈是这么认为的吧?
——……我明白了。失去平衡的话,拉锯的双方可无法持久存在呢。
——好棒好棒,不愧是裕太君~反应一级快♪
——请不要说这么肉麻的话,大哥。——所以这就是他们最近冷战的理由了?
——咦咦咦?冷战?
——……
——不、不是前几天还说了喜欢嘛?直球什么的砸得大神前辈满脸通红呢,各种意义上?
——……不,所以说大哥的记忆还停留在上个愚人节吗?
——太狡猾了裕太,得知了我不知道的机密情报呢。虽说两位一体的2wink应当彼此分享……
——什么机密情报啊,搞不懂大哥是在装聋作哑还是真的超迟钝……大神前辈来部活室的时间越来越晚了,也好久没有敲朔间前辈的棺材盖喊他起床,也不对我们和朔间前辈大呼小叫——不如说是根本不会和朔间前辈说话了。偶尔还会抱着吉他发呆,像只被水淋得湿透的流浪狗……
——哇,这种比喻真是大不敬啊。不过很生动♪
——嘛,嘛……总之就是这个样子。就算是大哥这样的笨蛋也能够看明白吧?
——明白明白。不过这种事也轮不到我们操心,这两位吵架也不是一次两次,朔间前辈一定有办……
——我想、这正是问题所在。
——嗯?
——说是吵架,不如说是大神前辈单方面闹别扭……至少朔间前辈的表现是这样。自家宠物耍脾气了,主人家也会是这样吧,无奈又包容,却不会感同身受……闹脾气的那个反而会更加憋屈哦?
——呜,更加心疼大神前辈了……其实他是个好人吧?
——本来就是啊……!
——好好,冷静裕太君。那么,这次恐怕没法进展顺利了呢……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呢?
——谁知道呢……两位前辈一个不高兴,一个打太极,如果贸然介入造成反效果,那可就弄巧成拙了。
——……呜。真是让人担心的前辈们啊,比裕太君还像小孩子呢~
——比我大几分钟的大哥可没有资格这么说……喂笨蛋大哥,把记录本放下!不要跑!





Part 3
情报提供:Leon
翻译:明星昴流

我叫Leon,这是一个十分帅气的名字。虽然我并不太懂其中的含义,不过主人是这么骄傲地摸着我的头对我说,那就一定是这样的。
说到我的主人大神晃牙,那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。他总是陪伴着我,不仅是提供吃的和住宿的位置,也会带我去玩,认识新的朋友,或者做别的事情……周围的流浪狗朋友都十分羡慕我,我也很庆幸自己拥有这么好的主人。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,我就下定决心,一定要让主人过得开开心心,获得最好的幸福。
……不过,我毕竟只是一只狗而已。能带给主人的东西,和他的同类能给予的还是不同吧?就好像我需要我的流浪狗朋友们,他应该也需要足够多的人类同伴,才能够获得“人类”的快乐。
过去的主人,是不怎么拥有朋友的。他常常一个人,牵着我一只狗漫无目的地溜达,偶尔遇见认识的人也会下意识地摆出生人勿近的凶狠表情,仿佛这样就能拒绝本就面露隔阂的人类一样。
我想主人应该是有点寂寞,虽然他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。
后来他升学了,去了一所据说以培养偶像为目标的学校。我不太明白,但是主人说偶像是站在舞台上表演才能的人,是为人们带去幸福与快乐的存在,是将音乐的魅力发扬光大的使者。他说这话的时候抱着一把旧吉他,眼睛里流光溢彩,嘴角快要咧到耳朵后头。
他很开心,所以我也很开心。
主人越来越忙,陪伴我的时间也变少了。或许是担心我觉得孤单,在他有限的时间里,他总是会向我讲述他的生活和遇见的人——出现率最高的是一个名字,不太顺口,但是重复多次后我也能够记得——朔间零,那是主人的前辈、榜样和偶像,才华横溢、前途无量、完美无缺,即使他早已站在高高的学院顶端,也依旧不妨碍主人对他山呼海啸的憧憬和仰慕。
“我一定会站到他身边。”主人对我说,“他会承认我、正视我——然后,被我打败!”

后来似乎又发生了许多变故。主人没有事无巨细地告诉我,我想我也无能理解那么复杂的事。偶尔主人带我去学校闲逛,见过几次他的零前辈。的确很好看,弯下腰时会眯起眼睛露出温和的笑容,还会轻轻地给我顺毛。不过我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东西,或许是某种理应更加外露的气势,或许是主人本该片刻不离地钉在他背后的目光。
前几天,下午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大雨,电闪伴着雷鸣,让人不安。主人回的很晚,湿漉漉的身影掩在灰黑天色里,显得单薄又有点无助。我急忙迎上去,叼着他的裤脚往浴室拖——他全身都被淋湿了,我想他需要洗澡。人们都说淋了雨需要洗热水澡,不然会生病的。
今天的主人反应格外迟钝,半推半就地被我拖到浴室门口才回过神来,愣了一分钟才明白我的意思。
“你这家伙,真是爱管闲事啊。”他苦笑着说。
我汪汪地冲他叫了两声。
总算还是去洗澡了。很快地冲洗一遍,就把自己丢进了热气腾腾的浴缸里。他的头发沾染水汽,顺着散落的发丝滚落到眼角和脸颊,留下了蜿蜒的水痕,被灯光一照就显得格外惹眼。
“Leon。”他闷在里头叫我,“你在的吧。玻璃门可以看到你的影子啊?”
好吧,你以为是在担心谁啊——
我拱了拱玻璃门,总算是艰难地把门顶开了。主人靠在浴缸里笑着望着我,看上去一如既往地温柔,但是我却闻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。
更加……竭力隐藏的,悲伤的味道。
“Leon啊,我……本大爷今天做了一件傻事。”
他仰头靠在冰凉的瓷砖上,任凭刺眼灯光直射也不肯闭上。他的嗓音有点嘶哑了,放得很轻又很淡,水声一大就会被盖住一般。我趴到浴缸旁边,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。
“放学的时候下雨了。本大爷讨厌下雨,头发湿漉漉地黏在脸上很不痛快。不过,羽风……前辈说吸血鬼混蛋没有带伞——想想也是,那个健忘的老头子当然不会记得看天气预报吧?本大爷也只是尽到后辈的本分,不然豪强组合的队长会被一场雨打倒,想想也太丢人了啊? “不过啊……我果然是个笨蛋。 不在教室,也不在轻音部。……我早该想明白的,他是那样的人,即使不在乎自己,又怎么会忘记那个宝贝弟弟呢。 即使那样也、努力想要做点什么的朔间前辈,以及愣愣地在背后看着,举着伞却忘记撑起的自己……都是如出一辙的可怜虫吧?
“你也这么觉得吧?”
我想摇摇头,但是主人的手还放在我的头上,什么也没法动作。
他仍然在笑着,虽然比哭着还难看。他固执地讲述着,哪怕被浴盐的气味呛得泣不成声,
“Leon…我…跟你说……”
他断断续续地说着,夹杂在咳嗽声里,有一种撕心裂肺的错觉。
“我没有嫉妒,也没有奢望……可是、咳咳……他为什么、要、咳咳咳……骗我、呢?”
“戏弄我,是不是……很有趣呢……”
主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将自己埋进了水里。我什么也听不见了,只能看到一串串细密的气泡翻涌滚动,努力伸出爪子去摸索他的头发。
我贫瘠的大脑感受不到他的茫然和复杂心绪,不过我知道,他一定很痛苦。
我有点后悔我只是一只狗。如果是人类的话,就会明白如何拯救另一个心碎掉的人了吧。

今天是第三天了。主人看上去一如寻常,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不过我知道,萦绕在他身周那股晦涩的浴盐味道始终没有消失。
我希望,主人能够快些好起来。
这是一只普通的狗,普通的愿望。



Part 4
执笔人:羽风薰

你好、这里是羽风薰。
……所以说,就是那个吧?男人的事情我可一点也没有想去关注啊,要不是可爱的转校生拉着我的袖子拜托我——好了好了,都是工作,我明白的哦,安子,不会让你露出为难的表情的,嗯?
言归正传。是说那两个家伙啊?嗯,和迟钝的多多尼斯君以及那对青涩的双胞胎不一样,经验丰富的大人对此可是相当了解的哦?当然,我可不是特意去关注这种事,整个梦之咲都知道我只对可爱的女孩子情有独钟,不过不小心目睹了一些事情之后也不得不注意到了,毕竟我也不是瞎子啊?
嗯?说是什么事?什么样的都有,一开始就是简单地摸摸头啦,从背后抱着低声说话啦,装作若无其事地搂着人家的腰啦,啧啧啧小狗的脸都红透了呢,朔间さん可真是恶劣啊。最近也是越来越过分,上次吵架……是吵架吧?晃牙君气得几天没理人呢,没想到朔间さん直接把人给堵在活动室里亲上了,呜哇,这可真是伤风败俗……
什么,想知道具体情况?……这个,即使问我也……不得了的情报?是,是吗,男人的世界我不懂,美丽的小姐芳心才是我的target……呜好了好了,既然是安子的要求,那只好突破羞耻线讲讲看了,安子可要记住这份努力哦?
大概是前几天的事吧,因为这次的校外演出背后的赞助商在演艺圈很有资源的关系,整个UNDEAD都相当重视,加紧了排练新曲的频率和时长——别这么看我,安子,基本的轻重缓急我还是很清楚的,至少不能给同伴们拖后腿啊~这可是男人的承诺哦,可别忘记了我也至少是一个合格的偶像……
嗨、嗨,不自吹自擂了。总之,那一天的排练也结束得很晚,大约是九点过后,再迟一点校门也都会关闭吧。我到楼下才想起手机忘记拿,只好重新爬楼去取,一边祈祷最后一个离开的朔间さん还没有锁门离开。
练习室的门虚掩着,门缝中透着灯光,显然里面有人。我刚松了口气想要推门而入,却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。
“……为什么?”
是朔间さん的声音。一如既往地低沉磁性,尾音却比寻常更加急促短暂,掺杂了几分难以察觉的焦急。我没有听见他前半句话,但是应该……也是相当重要的问话吧?
门缝本来就不算严丝合缝,稍微碰一碰,就自然地滑开一道缝隙。我眯着眼睛往里看,映入眼帘的首先就是一张空荡荡的桌子——那是我们充当临时会议桌进行讨论的地方,平时堆满了各类文件和资料,只有多多尼斯君偶尔会随手收拾——只是此刻它们都不翼而飞,只留下一张一无所有的桌面,表面分布着不起眼的落漆和黯淡的划痕,仿佛一面看似平整光鲜、实则伤痕累累的古老风化石。
而朔间さん和晃牙君就隔着那张桌子相对而立,一个撑着桌面微微探身,一个扭头别眼抿紧嘴唇。要说我对于人的声音和肢体语言还是十分敏感的,而朔间さん相对没那么敏锐,但是唯独对晃牙君的细微变化都了然于心,不知是出于饲主本能或者某些特殊原因。不过现在晃牙君这从头到脚散发的拒绝意味实在明显,连朔间君都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任凭这咫尺的距离长得如同海角天涯。
他等了等,晃牙君也没接话,尴尬的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,连我在外面都有点坐立不安。按照我对朔间君的了解,他是个很有头脑也善于把控气氛的人,即使对方完全不搭理,他也不会轻易让沟通的链条断掉。但是他这次像是骤然失去了所有的运筹帷幄与老谋深算,只是耐心地维持着一片缄默,等待着对面的人发声。
老实说,看到这一幕我有点惊讶。朔间さん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家伙,“魔王”也好,“五奇人的头颈”也好,或者是曾经的“会长大人”,哪一个都是现在顶端的人才能够驾驭的身份……对不起,不小心说了奇怪的话,安子可以假装没有听见吗?啊,你知道?不愧是制作人,消息真够精通……啊,扯远了,我是想说朔间さん是个相当骄傲的人呢,除了对待他那位弟弟君以外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把谈话的主动权交给他人。
……尤其是,那个一直默默地追逐着他,似乎永远都只能被动地等他回头看一眼的人。
晃牙君大概也多少体会到了一些什么。不过他只是低低地“哼”了一声,梗着脖子回应:“本大爷的事用不着你管。”
哇,看来这次闹得很严重。
朔间さん叹了口气:“汪口……晃牙自从上周就不太对劲了,吾辈虽是行将就木的老人。却也并未丧失基本的判断力与洞察力——没有记错的话,是周二的早晨?那么,周一究竟发生了什么呢?”
唔啊,不愧是朔间さん,分析的头头是道。不过我记得周一是愚人节,或许是他开了什么过火的玩笑?虽说朔间さん平日很有分寸,面对小狗的时候总是容易刹不住车啊。我倒是也能理解,炸毛咆哮的小动物总是分外让人想逗一逗……好了,玩笑玩笑,安子不要这么瞪着我嘛,我才不会像朔间さん那么恶劣呢,真的真的~
总之,朔间さん似乎也想到了这一茬,直起身子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:“那天……”
“什么都没有。”晃牙君飞快抢断。
朔间さん皱了皱眉,晃牙君下意识地抖了一抖,捏着拳头很快又稳住了阵脚。
“晃牙。”他温和地说,“吾辈并非想要窥探你的隐私,不过有些郁结于心的东西还是早日消化更好,这也是吾辈在漫长时光中所消化得到的经验。”
晃牙君讽刺地笑了笑,刚想张口说话,朔间さん又接口道:“更何况,你可以同吾辈脾气,却不能不顾UNDEAD……这样的配合度,你满意吗?想要以如此不坦诚的姿态登上舞台,给外面的客人们留下‘UNDEAD 不过如此’的印象吗?”
这可是击中了晃牙君的死穴。他脸色霎时变得惨白,满眼不甘地瞪视着朔间さん。在接触到那双红酒般色泽醇厚的瞳孔时,他又微微一怔,随即紧紧咬住了牙关。
“那天……”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,他从牙关里逼出几个词来,我听得万分艰难,忍不住把耳朵贴上了缝隙。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只不过下了一场大雨,把我的脑子也淋得透彻冷静了吧。”
最后一个音节甫一落地,他立刻大步朝门口冲来,速度奇快毫无征兆,蹲在门外的我措手不及,连后退的动作都还没来得及做出。不过朔间さん到底是朔间さん,电光火石之际撑着桌子跃了过来,背身堵住大门口——接下来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,大概是晃牙想要逃脱朔间さん的拦截产生的肢体冲突,这两个人的相处总是那么暴力……
我隔着门缝半米远的距离,直到动静渐渐平缓,才小心翼翼地附了上去。这一眼把我吓了一大跳——只见晃牙君被朔间さん按着脖子压在桌上,另一只手撑着桌面,即使狂怒的晃牙君拼命拿拳头砸他也分毫不动。他垂头注视着仰倒在桌面上的人,我看不清他那头幽暗的黑发下隐藏的眼神,却能从晃牙君瞪得大大的双瞳里窥得几分冰山一角。在不停歇的拳打脚踢里,朔间さん轻轻地低下了头,在晃牙君耳边说了一些话。
他的嘴角依旧是微微翘着的,那弧度优雅精确,是我们看惯了的游刃有余。但我不知道晃牙君有没有注意到,他撑着桌面的手已经用力地攥成拳,青筋从久不经阳光而格外苍白的皮肤里暴露出来,另一只按着晃牙君脖子的手倒是轻柔稳定如初。
不过,疾风骤雨般的厮打总算是逐渐缓慢了下来,晃牙君闭着眼,从嗓子眼里挤出几句回应。朔间さん万分珍惜地靠过去,边低声说这话,边蜻蜓点水般啄吻着他的脸颊。
我听不见他们耳语似的对话,却能看见朔间さん的嘴型,大概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缘故,有一个词怎么都能够辨认清楚。没有认错的话,他应该是在说——
“真的。”

……啊,终于结束了。真没有想到会谈了这么久两个男人的爱情……姑且算是爱情故事吧?呜,感觉这一年都不想再见他们了。安,安子,不要露出这个表情?无论怎么说也算是帮到忙了吧,不如我们一起去吃个晚餐如何?我知道有家店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哦~不,当然没有带其他的女孩子去过……安子、安子?



Part 5
正在阅读这份日志的读者,您好,我是梦之咲学院制作人科的安子。
谈到朔间前辈和大神君,大多数人都会戏谑地笑一笑,发出“狂犬与主人”之类的感慨。而在我心中,这两人或许存在更深层、更深厚、更牢不可分的关系。在对过去的事件有所了解之后,我更意识到一些别的东西——
比如,大神君的固执追逐与不倦等待,践踏着荆棘和烈火一步步攀登到梦想的巅峰,即使希望破灭都从未放弃……仿佛干枯草原上一蓬零星的火光,无论如何恶劣的条件在前方阻挡,都不能拒绝它依靠着一点可怜的易燃物见风就长,逐渐开放,逐渐旺盛,逐渐扩张为燎原的无垠大火,在无论多远的地方都不会漏过他浓烈呛人的热度和曙光。
我想,即使是经历数次剧变,几段浮沉到近乎心静如水的朔间前辈,也会忍不住被那熊熊燃起的烈焰灼伤眼睛。
从这个角度而言,说是大神君支撑着朔间前辈也不为过——在他疲倦难耐与心灰意冷的时候,只要回过头来,就能看到那个固执地跟随在身后的孩子——风尘仆仆,伤痕累累,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亮,翻翻覆覆都只印着一句朔间零。
应当是最大的慰藉了吧。
……不过,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感触。泄露出去会被大神君灭口也说不定(笑)听说您对他们有些兴趣,忍不住多念叨了两句。请您务必多多关注他们与UNDEAD,他们是非常优秀的偶像,各种意义上都是如此。
除我以外,更为重要的当然是前面几篇来自于周边朋友的报告。分别是同组合成员、社团后辈与相处多年的宠物,我想他们会比我更为了解朔间前辈与大神君,即使不是全部,所有人拼在一起,也能像多棱镜一般折射出七彩的绚烂光彩……毕竟,他们本身就是如此熠熠闪光,足够夺目。

非常感谢您的阅读,小小心意,承蒙不弃。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向您表达真挚的感激与祝福,正是您的爱意使我们蹒跚来到了今天,并且终将跨上并肩而行的更加美好的旅程。

【誕生日、おめてと】


爱你的安(白)子(木)



评论(17)

热度(134)

  1. 傅宴丸子喵喵_小欧皇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