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木

【凛泉】夜与风物诗

血族栗x人类泉
异能者paro


01

接到月永leo邮件的时候,朔间凛月正在上班。
材质不明的尾戒雕成迷你王冠模样,以某种奇妙的韵律在朔间指间震动起来,惹得他猝不及防地摁错一个音节。震动没完没了,他干脆停下手,若有所思地与小皇冠的尖尖面面相觑——触感冰凉的戒指在昏暗灯光底下愈发黯淡平庸,只有那一点凸起镀了极深的暗金,随着细微震动折射亮光。
摩斯密码。
R-i-t-s-u。
朔间凛月瞄一眼窗外夜色,扣上钢琴盖站起身来。突兀终止的琴声并未引起多大骚动,只有几个坐得近的客人投来漫不经心的目光。
翘班的琴师大摇大摆,穿越酒吧后厨,从后门离开。leo又传来邮件,言简意赅地标注一条地址,距离朔间凛月半小时车程。他收起手机,懒洋洋地叹口气,脚步却越迈越快,直到漆黑身影拖着残影化为无数蝙蝠,悄然没入了静谧的夜里。

那个月永leo竟然会发来求救邮件,凛月是有些吃惊的。毕竟那位“王”虽说性格脱线既不靠谱也不着调,论是实力能轻松吊打绝大部分异能者,与凤毛麟角的其他几人共同立于金字塔巅峰。至少在这个城市,能威胁到他的应该只有他自己……才对。
“似乎是做了充分准备,生命最后一刻引爆了炸弹!啊啊真是无趣的家伙啊,耍这种小聪明!”
“诶~可是‘王’不也中招了嘛。是为了保护周围的居民?”
“哇——牵扯到无辜的人可是大忌呢。那个工厂虽然废弃了,附近的老房子都还在!”
朔间凛月一只手扶着方向盘,转过半个脸往后看。月永leo趴在汽车后座,血迹浸透了衣服后背,在那件散落意味不明涂鸦的T恤上铺开鲜艳迤逦的一片红。精神头倒是不错,撞见凛月目光还朝他比了个v。
即使如此,在爆炸瞬间撑开一个足以抵消大部分冲击的能量罩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……吧?
“王。”
“嗯?”
“去哪里?”
leo张嘴想说话,凛月漫不经心地补充道:“今天周四,我是不会回家的。”
“哦哦哦——不愧是凛月,这么快就听到了我的心声!”
“呼……我的能力在‘王’身上可不管用,你明明知道的吧?何况你的伤也需要处理……我才不要在如此强硬的血液气味里度过一整晚啊。”
低声抱怨着,凛月皱了皱鼻子,打开了车窗。夹杂甜香的铁锈味很快被涌动的气流卷走,在呼啸嘈杂的风声里,leo报出了一个地址。
“是我的老朋友,非常厉害的医生哦!”他热情洋溢地跟凛月推荐,“你们一定能好好相处!”

“哈——我干嘛要帮你?”
被阴阳怪气地挂掉门禁通话的月永leo连笑容弧度都没有改动,喜形于色地招呼凛月一同进去。凛月微妙地挑了挑眉毛,本着关照伤患和看好戏的心理伸手一拉——咔嚓声在空荡夜里荡得很远,门开了。
这幢位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安保严密,电梯刷卡使用,两个不速之客只能选择爬楼。
“22楼!”leo说。
他领头在前面走,背后血迹结成一块又被新渗出的濡湿为更浓的颜色,映在噼啪作响的昏暗廊灯下,显出几分触目惊心。凛月倒不是很在意,夜晚是他的领域。轻微的絮语轻柔地掠过耳际,倒时差看球的男人为球队紧张祈祷,写作业的学生在挂念没下完的副本,年轻女孩子敷着面膜与闺蜜聊天,都是些平凡琐事,偶尔听听也不算碍事。
“到啦——哟濑名!你来接我们啦!”
凛月闻言抬起头,那个人站在楼梯口,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。明亮的灯光在他背后抖开,模糊了那张情绪不佳的脸,只有那个腰背绷直、挺拔颀长、大半夜也得体齐整的身影矗在交错光影里,散落的额发呈现出乌云压顶般的铅灰色。
他很……凛月思索了一会儿。他很——应该说是非常的——安静。
我听不见他的心声。
这发现叫凛月讶异地挑了挑眉。他难得饶有兴致地朝那边望去,对方敏锐地察觉了他的视线,不甘示弱地与他对视。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月永leo吸引,冲那个扬着笑脸拾级而上的人皱起眉头。
“所以说,你又给我惹了什么麻烦——喂!!”
两双手同时反应敏捷地捞住了leo,失血过多而显得脸色苍白的王满足地瞄一眼面前的骑士,毫无顾忌地闭上了眼睛,留下连姓名不也被彼此知晓的两人面面相觑。
凛月打了个呵欠。
“进去吧。”他扬了扬眉,“走廊的灯太亮,隔壁阿姨抱怨好久了。”



02

濑名扶着leo进了房间。凛月本能地寻找到距离最近的沙发,没骨头似的倒进去瘫着,看着他拎着医药箱进门,眉头快要打成死结。接着门被砰地带上,里边传来了leo惊天动地的惨叫声。
凛月:“……哇。”
濑名手脚很快,十几分钟后挎着箱子出来,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脸,掺杂着某种难以定义的拒绝与回避——即使如此,他还是家教良好地伸出手,指间泛着洗手液无法遮盖的淡淡血香。
凛月挑了挑眉。
“濑名泉。”
虽然姑且伸出了手,但从姿势到语气都僵硬紧绷,浑身上下透着带刺的戒心。凛月对此毫无芥蒂,勉强从沙发上支起半个身子假装招呼:“朔间凛月。久仰吶,濑酱。”
泉愣了一下,湛蓝的瞳孔猛然收缩又迅速恢复,仿佛甫乍裂即覆上冰雪的冰湖,“……你喊我什么?”
“濑~酱。せ~ちゃん,很可爱吧?”
“烦死了,很失礼啊你这家伙?别以为你不是人我就不敢把你赶出去。”
凛月抬眼瞥了一眼泉,后者低着头检查门锁,背影一如既往地绷得笔直。他笑着叹口气:“濑酱听上去像是在骂我。”
“实事求是而已。”门锁被咔哒落下,泉拍了拍手,朝主卧走去,语气平稳地吩咐:“既然生物钟与我们相反,就顺便清理一下垃圾吧。当作收养你一晚的报酬,很划得来吧?”
卧室门关上了。
凛月独自待在客厅里,仰着头打量周围。这套屋子层高超过五米,看上去不像专门设计的挑高,应该是主人买了上下层自行打通的。基本款的家具拢共只有黑白蓝三色,大部分蒙着防尘罩,茶几上摆放的茶具还没有拆封。没有扶手的螺旋阶梯盘踞在角落,除此之外的大部分空间空荡而幽深,显出几分非人的冷清。
“……啧,真是难缠又敏锐的人类呢。”
因为过高而显得采光稀薄的天花板角落,蛰伏的阴影悄然探出一角。凛月满怀期待地在沙发旁边摸了半天,失望地意识到电灯开关不会在这种地方的现实,只好慢吞吞地爬起来,挪到门口摁下了开关。
“既然被拜托了,那就只能麻烦你们滚开了~”
骤然降临的黑暗里,他朝着月光泼洒的露台走去。行至半路,垂在身边的右手随意一摆,不知何时潜伏到他身后的阴影发出低微的惨叫,迅速地消弭在空气中。
凛月甚至连脚步也没有停,闲庭信步地来到露台,窝进躺椅里闭上了眼睛。对于人类而言过凉的夜风与过于凄清的月光,都使他感觉舒适,是近似故乡的温度。
而在他背后,螺旋楼梯的尽头,一扇门轻轻地掩上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
评论(2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