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木

【ES/泉真】没有名字的歌(点文/短篇完结)

首先非常抱歉,点文拖了一个半月怎么想都是我这个拖延症的错,对不起大家(跪)

这次的点文大家主要要求的是泉真CP,对梗的要求基本上就是“甜”和“车”,我也就自己发挥了一下,希望点文的妹子们和观众老爷们能够满意。三轮车请戳链接观看哦!

文章提及的那部电影其实我真的有在写……不过,什么时候能生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(叹气)

文名来自以前非常喜欢的歌《なまえのないうた》,直译无名之歌。这首是V家的曲子,我听的vip店长版本,很棒,诚意安利。

废话不多说,祝使用愉快w爱你们ww


 

01

    “只属于我的微笑。”

 

    游木很喜欢秋天。天高云淡、温度适宜,草木都是低调的冷色,比起百花齐放的春季显得有些寡淡,却正是游木偏爱的安然。

    他盘腿坐在露台上,木铅笔被他叼在嘴里。他皱着眉头打量着窗外,那开的如火如荼的红叶热热闹闹地拥挤着,自由地享受着阳光。又低头瞪着腿上空白一片的纸张,烦恼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ゆう~くん。”

    游木闻声扭头,嘴里被塞进了什么。他下意识张嘴接住,奶香混合浓郁的巧克力滋味在他唇齿间蔓延开来。下一刻有人倾身欺近,一只手握住精巧的下颌,敏捷地叼去露在外面的一半,舌尖顺带轻柔地扫过半启的薄唇,激起一阵酥麻后满足地退开。

    濑名套着宽松的t恤——他自己代言的休闲品牌,拿了几件回家给两个人当家居服穿——笑得像偷了腥的猫:“多谢款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泉さん。”游木瞪他。

    “啊,ゆうくん不喜欢pocky game吗?”濑名戏剧化地睁大眼睛,“年轻人当中好像很流行哦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副很遗憾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错过任何吃豆腐的机会。”濑名大义凛然地表示,和游木并肩坐到铺着软垫的木地板上,“ゆうくん起的好早,在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TS的新专,有一首我的个人曲,制作人希望我能自己作词。”游木举起空空如也的本子给濑名看,“一点头绪也没有……完全不知道从哪里着手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写写就好,ゆうくん写的词就是最好的。”濑名不假思索。

    “……虽然很感激你这么看好我……但我想公司和粉丝都不会这么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ゆうくん还是信心不足嘛,对自己的魅力缺乏认知哦?”

    “泉さん……”

    濑名笑着点了点游木的鼻尖,“不逗你了。再坐会,我去准备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们交换了一个亲昵而熟稔的亲吻,濑名起身去厨房,游木留在原地写词。说是写词,思绪却老是情不自禁地往外发散。想到窗外的枫树,是濑名为了他特地请人移栽过来的;想到露台上的小盆栽,濑名出乎意料的喜欢这种圆滚滚的植物;想到家里的扫除该提上日程了,房子太大就是这点不好;想到上次衣更提到梦之咲似乎要举办校友会,想要凑齐这一群人可不太容易……

    “ゆうくん!”

    濑名的喊声将游木扯回了现实。他扬声回应,合上本子站起了身。

 

02

    “铺满阳光的大房子。”

 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两人又说起刚刚的话题,濑名建议他从自己身上着手。

    “喜欢的事,过去的回忆,或者去过的地方什么的。”濑名托腮考虑着,右手无意识地搅动着咖啡。“第一次写的话,这些熟悉的事物比较好下笔吧——ゆうくん?”

    “诶?啊——嗯,我觉得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濑名停下折磨自己的咖啡,靠近游木的脸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游木有点尴尬地避过眼神,想想又扭过头,垂眸解释:“泉さん的脸……比十年前更……”

    濑名理所当然地:“谢谢,ゆうくん也变得越来越漂亮了,不愧是我的ゆうく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比十年前坦诚了许多,哥哥喜欢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泉さん在某种程度上真是十年如一日地变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ゆうくん喜欢啊。真是的,早知道你不讨厌,我才不会轻易屈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等等……泉さん明明也超级别扭!拘禁和跟踪什么的根本是违法行为吧!而且还老是打击我的偶像事业、欺负昴流他们、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……泉、泉さん?”

    濑名的头埋得很低,大半张脸笼罩在晦暗的阴影里,薄唇绷紧成平整的一条。游木有些慌了手脚,手足无措地抓住濑名的手:“泉さん,对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。还记得我说的话吗,ゆうくん?不要随便道歉,也不要把过错全揽在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游木点点头,濑名勾唇一笑,被握住的手一翻一转,与游木十指相扣。他沉思着说:“我只是在想……当年的自己真是蠢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游木跟着回忆了一下,不得不承认:“……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默默地对视片刻,游木:“我还记得有一年在海边集训,泉さん被高温烧的神智不清了,拉着我絮絮叨叨,还威胁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——ゆうくん!”

    “……说要跳海。”

    濑名绝望地扭过了头,一把推开无辜的咖啡杯,被自己的黑历史气得吃不下饭。游木无声地笑着,安抚地揉了揉他不听话的银灰色头发,得到一句低得快听不清的“超烦”。

    落地玻璃窗没有关好,漏进几缕微风和一捧柔软的阳光。它们亲吻着屋内的一切——磨砂灯罩、大理石水台、木地板,游木做来试手的简陋风铃、被濑名煎得两面金黄的吐司、两人一起在宜家挑选的白瓷餐具,还有微微偏着头,拧眉念念有词的濑名泉。

它们一起构成一首温暖的歌。游木忽然有些明白了Knignts那位国王大人高呼着“inspiration”意醉神迷的模样,他觉得自己似乎知道该写些什么了。

 

 

 

03

“无所顾忌的嬉戏追逐。”

 

简单地收拾好餐具,濑名靠上沙发,顺手翻开一本时尚杂志。游木一般习惯玩会掌机,此时重任在身,不得不放弃了近在咫尺的PSV,正襟危坐地在濑名对面愁眉苦脸。

濑名看着他扭成一团的脸失笑:“不是说有些思路了吗?”

“但是不知道怎么变成文字……我觉得我不是搞文艺的料子。”游木有些沮丧。

濑名客观地说:“制作方应该只是需要一个噱头,即使你写得不够好,也会有专人修改成足以发售的水平。”

“我知道啦……”游木放下纸笔,叹了口气,“但是还是想自己努把力。”

“这才是我的ゆうくん。”濑名笑得眉眼弯弯,冲游木伸出手,“出去走走?也许会有新的灵感哦。”

说是出去走走,考虑到双方都是如日中天的当红艺人,等着偷拍绝密照片的狗仔能从秋叶原排到涉谷,两人也只能在楼下的花园里散散步。这套房子是濑名前几年买的,地处达官贵人聚居、安保设施一流的知名山庄,配套面积极大的前后院和宽敞的地下室,一切都是为了最大限度遏制媒体的追踪。院落的花卉植物、曲径活水和屋内的装修风格则是按两人喜好布置的,虽然聚少离多,但总有了家的味道。

“国王大人也喜欢这么干,在大自然里边奔跑边寻找灵感什么的。”

濑名驻足注视着小池塘里几尾游鱼,语气和唇角都沾染上怀念的笑意。他摇着头:“那家伙虽然是个天才,但也是个笨蛋啊。”

“……是啊,泉さん很喜欢他吧。”游木面无表情。

“还好……呃,ゆうくん?”

濑名后知后觉地发现哪里不对,赶紧试图拥住恋人肩膀:“哥哥的意思呢……”

“真绪家的朔间君也说泉很喜欢月永前辈。”游木瞥了他一眼,惟妙惟肖地模仿着朔间懒洋洋的声音,“濑ちゃん最喜欢国王大人——这样。”

“什么,ゆうくん不要听睡间那家伙瞎说!我最喜欢ゆうくん了……应该说,是最爱你了哦!”

“泉さん说得那么自然,反而熟练得有些可疑啊。”

濑名沉默片刻,就在游木忐忑着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的时候,他忽然发力,揽着游木的腰就往草坪上倒。游木被身上的重量压得眼冒金星,回过神来的时候濑名已经跨坐在他的腰上,一只手摩挲着游木白皙裸露的脖颈,另一只手按揉着被T恤遮挡的细腰。

“ゆうくん不相信的话,我就用实践来证明了哦——嘛,虽然吃醋的样子超可爱,不过果然还是想惩罚一下?”

“呜、不、等等……轻、轻点……”

灼热的手掌在身上随意游走,隔着纯棉布料反而让那粗糙的质感更加清晰恼人。游木怕痒,一边控制不住地咯咯笑着一边用力推着身上的恋人:“被……啊、被拍到就死定了……”

濑名不为所动:“天祥院君说他保证这里连迷你无人机都飞不进来。”

“你和会长怎么也……!”

“嗯?”

“呜啊……我、我错了呜……”

在柔软的草地上翻滚了半天,游木连着叫了好几声泉哥哥,濑名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他。两人面对面盘腿坐着,给对方清理满头满脸的细碎草屑,忍不住相视而笑。

“泉さん是笨蛋。”

“啊,那么ゆうくん也是。”

 

04

“温暖的支撑。”

 

“你很寂寞。”

游木压低了清亮的嗓音,平铺直叙的口吻里夹杂着淡淡的怜悯。他略一停顿,放缓了语速,仿佛在教导不懂事的幼童:“你很寂寞。”

“人类。”

濑名冷淡地循声望去,毫无感情的眸子注视着金发少年。他是如此波澜不惊,仿佛拉夫尔山脉的积雪终年冻结在他的眉头,将一切真挚的情绪埋藏在深深的冰层之下。

“你真好看。”游木轻而短促地吸了一口气,发出真诚的赞美,“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精灵——你是这里的王子吗?”

“这里是精灵之森。”濑名没有回应他的话,“你不该在这里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游木低低地笑了一声,“我是一个例外。”

“CUT。”衣更拍拍手,“真,这里太温和了。精灵和人类在互相试探和争夺主动权,我觉得你的语气需要更加强势一点,就是那种……嗯……”

朔间:“深不可测。”

“对对,深不可测的感觉——凛月把眼睛睁开,别把茶杯摔碎了……”

游木在剧本上做着标注,和同样揣摩着剧本的濑名交换了一个眼神。濑名不耐烦地戳了戳朔间:“起来起来,该你们的片段了。”

“唔,好困,濑ちゃん家里的灯光太耀眼了……”

“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,超烦人的啊。”

四人对坐在书桌的两边,桌上摊着纸张、记号笔和翻得卷了边的剧本。剧本朗读会是电影正式开拍之前制片人、监督与演员的碰头会,大家在会上朗读剧本、讨论人物塑造的细节和剧情微调,属于非常重要的定番。几年前,几人同时受邀出演梦之咲首部大荧幕电影作品《光明世纪》,考虑到各自的演出经验积累不够,衣更提议在正式的剧本朗读会之前先行尝试,互相取长补短,事实证明的确颇有成效。如今,饱受好评的《光明世纪》打算开拍前传,众人便不约而同地再度聚集在了一起。

“所以说,为什么要在我们家……”

“嘘……泉さん闭嘴。”

濑名悻悻地瞪了游木一眼,托着下颌听衣更和朔间配戏,没过一会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朔间:“睡间你是不是还没睡醒,亲王级别的吸血鬼这么软趴趴可不成样子啊?话说,你那位哥哥倒是蛮像吸血鬼的,至少能盖得住衣更的气势,吐字也更加清晰……”

游木心情复杂:“这么喋喋不休的泉さん真是……太讨厌了。”

衣更百感交集:“……但是好像有用……啊,凛月你冷静一点!”

 

朗读会持续了一整个下午,结束的时候大家都显得有些疲倦。游木送走了友人,转到厨房欣赏濑名切菜:“大家都越来越厉害了……泉さん,你觉得我需不需要去报个发音课程?我觉得自己的吐词缺乏力度,音量的控制也不精准。”

“我认为不必。ゆうくん的进步已经很大,而且这次电影也只是客串,你的事业重心还是在演唱和综艺方面吧?”濑名的反应没有因一心二用变得迟缓,建议也十分合理,显然已经提前为游木考虑过这件事。他把厚薄均匀的土豆片码成整齐的一排,又打开一包低盐火腿:“时间不是很够,吃简单一点好不好?”

游木:“好。泉さん今天是不是故意刺激朔间君的?”

“哈,才没有。”濑名不假思索地否定掉,“我才懒得为他们操心。”

他停了停手里的动作,沉吟片刻:“ゆうくん在想什么呢?”

游木靠着厨房门,注视着英俊而忙碌的恋人。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甜美情绪忽然爬上了他的心头,像是一口气吃下了一大盒pocky(濑名不会允许他这么做),馥郁的甜香柔和地环绕着他,醇厚的味觉刺激让他欢欣鼓舞,内心深处涌上的餍足感更让他欲罢不能。

“没什么。”这么说着,嘴角已经咧开了大大的笑容,“我觉得泉さん是个好人!”

他笑眯眯地蹬蹬跑掉了,留下愕然的濑名瞪着他的背影,又低头瞄一眼被拦腰斩断的火腿,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。

“嗯……ゆうくん开心就好。”

 

05

“交融的温度。”

 

羞涩的三轮车

 

06

“与爱。”

 

“于是,上次的工作完成了吗?”

另一个难得的休息日,濑名将预先准备的花瓣冰块倒入冰苏打水,一边随口问道。

聚精会神地捧着PSV的游木抽空瞥去疑问的一眼:“工作?”

“就是那个啊,说要自己作词的。”

“啊、那个……”游木有点不好意思,“前几天已经交过去了。”

“哦,真的完成了嘛,乖孩子乖孩子。”濑名眯着眼笑,“写的什么呢?”

“也、也没什么……”

“看来对象是我嘛。”

“才没有!”

濑名不以为意,推过去刚刚完成的樱花苏打,“尝尝看,不会很甜。”

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反而让游木油然而生一股挫败感,即使知道对方是在逗他,仍是不甘心地关了游戏:“只是一些片段……和我们有关的。也不是特意要写你,只是你总是出现在身边……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濑名冲他微笑。他的眉眼克制凉薄,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却亮得像是盛了一捧璀璨的星光,“我都明白。”

 

07

“其实我也不明白,这首歌到底在说些什么。”

舞台的灯光次第熄灭,只留下一盏追光,将抱着吉他的游木笼罩在宁静的暖黄之中。他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的位置,有些羞赧,却奇异地不太紧张。

“似乎是我喜欢的一些东西,很任性地将它们组合到了一起……当我听到它的时候,会被唤起很多很多回忆,然后觉得非常幸福。我也希望,这首没有主题的歌曲,能够让你们感受到幸福。”

他深深地呼吸,笑容绽放在他的唇角。

“送给你们,这首没有名字的歌。”

 

End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34)

热度(186)